看見石榴放蕊

關於部落格
一個護士的私房筆記本
  • 2427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殞落的青春

病歷上寫著「IV Drug abuse(靜脈毒癮)」,很明顯是靜脈注射毒品感染的。 要進到518房了…即使是手套、口罩、隔離衣層層防護,情緒還是很自然的緊張起來。 沒想到,更意外的是病床上躺著竟是一個年輕瘦弱的男孩,他,戴著眼鏡,很沉靜,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有毒癮的樣子。 「我是照顧你的專職護士,住院期間有任何問題,都可以找我。」我例行公事的自我介紹。有點尷尬,因為他冷冷的眼神,完全不說話。 我只好又說:「現在,我要幫你抽血做檢驗。」他仍然默默的,但配合的挽起衣袖。 這下,換我傻住了,我看到整肢手臂密密麻麻的針孔,硬著頭皮,一邊找血管心裡一邊嘀咕:「該如何下手?好像沒什麼完整血管了嘛! 」 此時,他冷笑:「找不到血管對不對?哈!我比你們醫師護士厲害!針筒給我,我教你。」果然是一付注射高手的樣子。 「你以為你很了不起嗎?」我很不屑。 「哼!反正要死的人又不是你,抽血有什麼用?驗來驗去都一樣,又不會不死!」他憤怒的吼著。 「沒有人可以替代你受苦,你要死或不死都是你的事,可是,你知道嗎?我們不是你,我們卻為你盡力而為!」我不甘示弱回應。 一瞬間,空氣凝結…我有點後悔剛剛的言語,因為我看到他眼睛裡的淚光。 . 我軟化了,輕聲說:「不要放棄好嗎?你要加油!」 我已經不再害怕接近518的患者,他的名字是杰生,漸漸接觸後,知道原來他在單親家庭長大,母親長期在外工作,他的吃喝無人聞問,整天沉迷在網咖,交上壞朋友,因而染上毒癮。 這一天,同樣進入518,杰生沉沉的說:「我女朋友昨天死了…她被我害死了…」我見他激動的握著拳頭。 突如其來,我問:「怎麼回事?」 「我不應該害她,是我讓她染上毒癮的,我們一向是互相打針,都很OK,但我住院後沒人幫她打,她昨天自己打太多…心臟麻痺死了…嗚…我不要她死!」一個大男生嚎啕大哭,我有些慌亂不知道該說什麼,這時候,我發現他呼吸更喘,且臉色潮紅…量著他的體溫:38.3˚C,我隱隱為他擔心。 杰生被證實有隱球菌、青黴菌兩種感染,不但發燒且頭痛、噁心、嘔吐,另外,還有呼吸道症狀,及頸部淋巴結腫大。醫師及家屬商量,將杰生轉入臺大醫院感染控制病房。 轉院前,杰生留了一張簡短的信箋寫著: 『護士姊姊: 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見到你? 但至少這一段時間,我覺悟了; 生命如果再重頭一次, 我必定遠離毒品,珍惜生命。 也許一切都太遲了… 但我知道這一聲「謝謝!」 是我唯一能留下來給你的。 杰生 敬上』 我沉痛的寫下這篇文章,因為杰生已於轉院後不久,病逝於台大醫院。 其實,類似杰生的故事仍舊不斷發生在這個五光十色的社會,例如時下流行的轟趴派對,就潛藏著許多危機,毒品及危險性行為,都是AIDS的源頭… 有時,我看著報紙的新聞,看到許多年輕的生命,被毒品操控時,就忍不住想起杰生滿是針孔的手臂…雖然往事已遠,但那畫面對我來說,仍是怵目驚心。 而今,當我寫下杰生的故事時,我明白我正以他的生命在敘述血的教訓,深深的迴旋著一種感嘆,如同杰生留給我的最後一張信箋…不斷說著:「…生命如果再重頭一次,我必定遠離毒品,珍惜生命…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