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看見石榴放蕊
關於部落格
一個護士的私房筆記本
  • 2443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5

    追蹤人氣

永不消失的愛

故事發生在多年前,一個大風雪的夜晚,地點是美國某州。 一個罹患癌症住院中的母親,太過於思念自己的孩子,冒著風雪獨自步行數十公里,直到深夜返抵家門。她身上沒有鑰匙,也沒有電話。大風雪的聲音掩蓋了她在屋外的叫喚聲,她只好走到窗邊。她探頭張望的同時,剛好被她5歲的小兒子看見。那孩子是多麼開心,發現了媽媽的身影。他想要迎接媽媽,但他使盡全力,還是打不開被反鎖的門。孩子立刻飛奔到父親房間,叫著正在睡夢中的父親。父親睡眼惺忪的聽著兒子不斷的說:「媽媽回來了,他在屋外,快幫她開門。」 但父親絲毫不為所動,他說:「傻孩子,你太想媽媽了嗎?媽媽生病了,她正在醫院住院,不可能現在回來的。」 男孩不死心又跑去姊姊房間,他還是確定的說:「媽媽回來了,她在屋外,快幫她開門。」但姊姊翻了一個身,把頭埋在枕頭下說:「別傻了,媽媽不會半夜回家的。」 小男孩好焦急,他回到窗邊,想再看一眼媽媽,但他卻再也找不到媽媽的蹤影。難道他真的看錯了嗎?他只好懷著不安回到床上,逐漸睡著。 第二天,當門一打開,小男孩和父親,同時看到一個伏臥的身體。媽媽早已凍僵,死亡多時。 從此以後,小男孩再也沒有開口,他成了不會說話的啞巴。 經歷了此事,小男孩的父親非常自責,從沒有放棄醫治他的孩子。他遍尋名醫,但那孩子已將心門牢牢鎖住…一切藥石罔然。 男孩的悲傷,難道只有無解嗎?生從何而來?死將去何方?死亡真的是我們想的這樣嗎?如果不是呢?上面的故事,令人起疑。我想:小男孩的母親絕不會無緣無故,半夜冒著大風雪回家。於是,我有一個天馬行空的『創意想法』。但誰知道:我猜的會不會是真的呢? 為了讓這個悲劇,在我心裡可以有盡頭…我重新佈局同一個故事~ ~故事開始~ 深夜在癌症病房中,不尋常的出現了一位黑衣人。他走到滿臉驚訝的衛斯理太太床邊:「不要害怕,我是天國的死亡使者。今晚,將由我引你,回到天上的家。」 衛斯理太太回神過來,討價還價的說:「我離開的時候到了嗎?…我雖願意跟你走,但請行行好,能不能先讓我跟我的家人告別。」 黑衣人看了一下手錶:「你留在人間的時間還有下15分鐘,這樣吧!我帶你去,但可能來不及讓你跟所有的人一一告別,你必須有心理準備。我只是一個使者,不是神,我沒有能力改變你將離開人間的事實。」 話才說完,衛斯理太太已來到她的家門口。她身上沒有鑰匙,也沒有電話。大風雪的聲音掩蓋了她在屋外的叫喚聲。她只好走到窗邊,探頭張望。她看到自己的小兒子,無限依戀。 或許,是心電感應吧!那孩子也看見了她,並與她隔窗對望。她好開心,知道孩子一定想為她開門。她等在門外,並聽到孩子盡力開門,卻開不開的聲音…後來,似乎是跑去求援,因為接著是匆忙離開的腳步聲…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直到第15分時,黑衣人再度出現。她有些失望,知道還是改變不了分離。她只好心一橫,脫離了她的身軀,緩緩的跟隨黑衣人,一步…一回首…在最後的時候,他終於又看到一個小小孩子的身影,是他!小兒子回到窗邊張望。她無限欣慰,輕輕的說著:「乖孩子,去睡吧!」 第二天,小亨利哭泣不止,他生氣自己力氣好小,開不開門…也生氣爸爸、姊姊都不聽他的話,竟把媽媽害死了。他賭氣不跟他們任何人說話…這時,他忽然看見一個長得像媽媽的人來了,她穿著好漂亮的白紗禮服,還有一對翅膀,正對他微笑。小亨利飛奔向前,撲進媽媽的懷裡喊著:「媽媽,你沒有死嗎?我好想你..我以為你被我們害死了。」 媽媽溫柔的說:「孩子,不是你所想的那樣。我不是被誰害死的,更不是被凍死的。你要知道,死亡只跟『分離時候到了』有關。至於是怎麼死的,都沒有關係。」小亨利眨著大眼睛,不明白的樣子。 媽媽笑著問:「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在半夜出現呢?」小亨利搖搖頭。媽媽接著說:「我一知道我將離開人間時,我心裡只想立刻回家。因為,我要趕在最後的時候,讓你知道我愛你。」 小亨利撒嬌:「我不管,我不要再離開你。」 媽媽緊緊擁抱孩子:「當你想我時,請記住我的愛…我永遠與你同在。」 ~故事完~ 男孩的絕望是不是無解?我無法肯定,但我將心比心的想:男孩不說話的原因,是不是因為「無法原諒自己救不了風雪中的母親」的一種自我懲罰? 我心疼那男孩,很希望有人能陪陪他,且在他身邊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,讓他知道:「即使有對的方法,也不一定可以挽回即將消逝的生命。」或許,他會好過一些。 雖然我明知編寫這個新故事,並不能幫助那位不知道人在何方的小男孩,但有句話說得好:「思想引導能量,能量追隨思想…」所以,我仍幻想我能對他說:「母親即使在最後一刻,也沒有放棄對他的思念,而且母親作出的那個奇怪的舉動,其實含有多深的愛意。」…那才是真正該留下的記憶…一份永不消失的愛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