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見石榴放蕊

關於部落格
一個護士的私房筆記本
  • 2427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天使心

深夜,軒軒的嚎啕大哭,震響了安靜的病房,我立刻衝到他的房間,只見軒軒的爸爸正吃力的要翻下床,他很抱歉的對我說:「護士小姐,不好意思,沒事!軒軒又做噩夢了。」 黃先生雖然這麼說,但我還是請他躺回病床,由自己摟著孩子:「軒軒不怕,乖乖…」軒軒半夢半醒的啜泣,終於漸漸入睡。 一場車禍,一死兩傷,父子兩住在同一個病房。 這幾天,軒軒的哭鬧是常有的事,軒軒父親也不好受,尤其是背負著「闖下大禍」的內疚,而此時,我也已經瞄到他眼角的淚光。 我遞給他一張面紙,他接過面紙的同時,頭一低將臉埋在手掌心,他壓抑的、小聲的哭,身體卻不停的抖著:「我真該死、真該死…」 我繼續遞給他面紙,他又說:「我是不是該死?只為了超一台卡車,害死了我老婆…我真該死…」 他越激動,聲音也就越大,竟吵醒了軒軒,軒軒大喊著:「不要!」然後不分原由的「哇!」大哭,突如其來的狀況,我只好又去抱著軒軒,軒軒掙扎出我的懷中,一臉慌張的對父親說:「把拔不要死!把拔不要死!…」 黃先生為了安撫兒子,努力撐起身體並伸出他的大手,拉住軒軒揮舞的小手,保證的說:「好!好!好!把拔不死,絕對不死!」 第二天,軒軒幼稚園的老師來探望他,送給他一本空白的畫冊和蠟筆。就在這天夜裡,軒軒抱著紙筆自己走到了護理站,要求的說:「阿姨,我可不可以在這裡畫畫,我把拔睡覺了…房間裡燈好暗喔…」 沒錯!病房裡的燈光的確是蠻昏暗的,就對他說:「當然可以呀!軒軒怎麼想畫畫呢?睡不著嗎?」 「嗯。」他用力點頭,卻不願多說。 他畫了天空、白雲、太陽,接著選了一支紅蠟筆,畫出大大的紅山,他很用力的塗上色彩,然後艷紅氾濫,滿出那座山,接著又用紅色繼續畫了一個長頭髮的女人;不用問,我已經看出那片鮮紅,就是他媽媽流的血,我低頭指著畫裡的女子,問他說:「她是不是流血了?」 軒軒點點頭,我繼續問:「她有沒有痛痛?」 軒軒不語,仍舊點點頭,我建議:「軒軒幫她擦藥藥好不好?」 軒軒接受建議,拿著白色的蠟筆,細細密密的把那紙上紅色的身軀包起來了。 我大大的讚揚他:「軒軒好棒!可以當醫師了。」 他面露得意,繼續畫…畫一個男人,有紅色的腳和紅色的臉,那應該是他爸爸吧?紅色區正是他受傷的部位。接著,他拿出藍色的筆,深深的、一筆一筆包住紅色的臉。 我疑惑的問:「為什麼把他變成藍色的臉?」 他終於開口了,很認真的回答我:「這是把拔,他哭了。」   原來藍色代表眼淚,心一酸,同情的說:「他好可憐喔!」 軒軒點頭,又在旁邊畫了一個小人,邊畫邊說:「這是我,我要保護他。」說完,那畫筆長長的一拉,畫中的小孩手變長了,圈住了那個畫中滿臉淚水的爸爸。 多體貼的小孩!這一筆,令我在深夜裡感動得想哭…當大人還沉浸在悲傷中時,一個五歲的孩子反倒成了守護大人的天使…即使他的畫有無盡的哀傷,卻也表現出堅強,似乎正訴說著他的心事:「我要盡全力保護他,不能再失去爸爸了。」
本文已刊登於『選股雜誌』創刊號之專欄文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