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看見石榴放蕊
關於部落格
一個護士的私房筆記本
  • 2443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5

    追蹤人氣

人分離,愛還在

她這一次來,距離上一次才短短數週,但是神采明顯大不如前,或許是以前還看得出殘存的青春,但現在卻被疾病、化療折磨後耗盡了精氣,形如枯槁,掉光了頭髮不說,最重要的是她變了,不再是客氣高雅的模樣,現在的她疏離了每一個人,做治療的時候,甚至對醫護人員也武裝防衛起來,動不動就說:「你不要碰我!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?」 這一天,病房的新手護士艾莉,哭著從許小姐病房跑出來,接著許小姐的媽媽也跑出來,然後病房乒乒乓乓一陣亂響,她不只摔東西,許小姐還歇斯底里吼著:「滾!你們都滾!沒用的東西!」 我衝進病房一看,不得了!連掛著的點滴都被她扯下來,鮮血流了滿地,她攤在床上繼續抓狂的對我喊:「出去!出去!」但此時,她的聲音已經轉為嘶啞了。 我看她似乎沒力氣了,就一個箭步上前壓住她手上的出血點,並對她說:「別這樣!我知道你的苦…」 此時,她喘著…怒視的眼,逐漸衰退,終於換成豆大的淚珠,滾滾而下:「求求你,讓我死!讓我死!」她不斷啜泣,直到筋疲力竭。 事後,才知道這件事的起因是許小姐疼痛難耐,要求止痛,但新手護士卻請她忍耐,並開始滔滔不絕的解釋疼痛是因為癌症擴散以及化療的後遺症…可想而知,護士的回答,激怒了許小姐,衝突就這樣發生了。 經由此事件,醫師重新評估她的病情,改由「疼痛緩解」取代「積極的治療」,幾天後,疼痛控制達到不錯的效果,許小姐的情緒回穩,她的母親在旁照顧,也鬆了一口氣,不再提心吊膽等著隨時會被罵,甚至,許小姐也不避諱的把律師找來,討論遺囑細節。 一天,許媽媽神情哀傷的走在醫院長廊,看到我,對我說:「我感覺我女兒快要離開我了…」 她邊擦眼淚邊繼續說:「我女兒剛剛跟律師說,要把公司解散,把名下的錢財都匯到我的戶頭…我不要錢!我寧可她繼續活著,她繼續罵我好了…我也不怪她了…」 嗯…我也注意到了,這幾天許小姐的病房,持續著播放著蕭邦的「離別曲」,她似乎準備好了,用歌曲代替告別的言語… 而離別的這一刻,總是來的那麼快,兩天後,許小姐在夢中辭世。 人生的大起大落,在許小姐的一生,倉促的流過,然而,癌症的疼痛,消磨了一位強者的求生意志,尤其是許小姐痛苦著要求「讓我死…」的那一幕,看在我的眼裡,只有無盡的無奈,想著那種「鑽到骨子裡的痛」,是多麼的生不如死。 這件事,讓我印象深刻:醫療不一定要「消滅疾病」才算成功!對待癌症的病患,不能期待他是個「勇士」,尤其是到了癌症末期,「免於疼痛」才是最刻不容緩的事。 就如同許小姐及她母親的緊張關係,是在疼痛治療後被無形化解了,也因此讓他們母女在還來的及的時候,即時感受彼此的「愛還在」…那真的比什麼都重要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